笔趣阅读 > 将军好凶猛 > 第二十八章 洮源

第二十八章 洮源


 十月下旬时,赤扈陇西都总管府的骑兵就已经大规模进入岷州东部的祁山附近活动,封堵住翻越祁山北上秦州的通道。


 徐灌山、张雄山率领骡马队抵达武州稍作休整后,只能循着岷山北麓的险僻山道一路艰难西行,前往契丹残部离开秦州之后新的栖息地。


 岷山乃是古蜀文明的发源地,横亘在陇西黄土高原以南,山脉雄奇、逶迤千里,诸峰之巅覆盖着皑皑白雪与冰川,北坡与陇西黄土高原交接地带,到处都是交错纵横的沟壑、丘峦,路途艰难。


 骡马队顶着风雪,一天走不了二三十里崎岖山路,在山川沟壑碾转跋涉月余,才在羌民向导的引领下,进入洮州临潭县境内。


 这一天骡马队从谷壑里钻出来,眼前豁然开朗,就见一片打眼望出去不见边际的草滩,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下,在视野里绵延展开来。


 “这里就是野狼滩了?堪舆‏‎‏‎‏​‎‏‎​‏‏‎‎‏‏图标注这里乃是水泽之地,看似不像啊……”孙延观登上一座平岗,拿起堪舆图,与眼前的山川、草滩仔细对照,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这里就是野狼滩,现在看似一马平川,没有什么溪河水流,那主要是天气寒冷,有水也都冻成冰砣子了,更别说入冬后溪沟子里就没有多少水了,”


 年老的羌民向导轻轻抚摸着身侧精疲力尽的老马,声音沙哑的说道,


 “不过啊,等到入春后山尖尖上的冰雪融化流下来,没过头顶的草丛间到处藏着曲折的溪涧、水沼,人马难行,只有体形矫健的野狼能从其间通过,这才被叫作野狼滩啊——这条道我年轻时不知道跑多少趟了,不会认错的。”


 “孙指挥,前面确实是洮州临潭县野狼滩,”张雄山说道,“这附近早年为青唐吐蕃所占,老侯爷与王举将军、范参军早年还只是泾州靖胜军的普通军将,庆裕六年所参与的河湟之战,乃是朝廷近百年来所组织、唯数不多的一次大会战,当时总共集结陕西五路逾十五万兵马,经熙州西进千余里,一战击破青唐吐蕃王城,拓土八百里,在此设立洮州临潭县。不过,吐蕃诸部民风彪悍,桀骜不驯、不服管束,屡生叛乱,朝廷对这些地方一直没有办法有效管治。在赤扈人南下之后,朝廷就将洮州及以西地区划给党项和南军司了……”


 张雄山虽然之前也没有机会踏足洮州等地,但他作为契丹旧臣,一直关注契丹残部在天水地区的生存状况,对陇西、河湟以及洮河、大夏河上游地区的情况,还是了如指掌的。


 他对初次随铸锋堂骡马队西进见习的孙延观等人,更加详细的介绍洮州等地的风物人情。


 不仅洮河、大夏河上游,岷山西麓、积石山以及西倾山脉,就连更西面的河湟河谷,都曾纳入大越的疆域,那也一度是大越武备最为辉煌的时期,就连徐怀的生父王孝成与王举、范雍等人也曾在河湟战场之上驰骋拼杀、建立骄人的功勋。


 不过,在洮州等地划给党项和南监军司之后,一直到萧林石前年从秦州秘密出兵,联合党项人最后的主战派将领,武力镇压和南军司里的投降派势力,才重新从和南军司手里借回位于岷山与积石山以北的洮州——


 萧林石无意用人口剩不到十万的契丹残部为高家死守包括秦州城在内的天水地区,在从党项和南军司手里借得洮州后,今年开春就陆续将部民西迁,与高家关系搞得很僵。


 高峻阳一怒之下,一度下令封锁楚山经汉中前往洮州的通道,禁止楚山与契丹残部联络、贸易。


 直到朝廷正式设立京襄路,徐怀奏请朝廷下旨诸路不得私设障碍、禁断商旅,铸锋堂的骡马队才得以再次名正言顺的携带商货踏上与契丹残部贸易的路途。


 这也是铸锋堂骡马队第一次进入洮州,张雄山作为军情司右参军亲自带队,到武州之后还是特意请了熟悉岷山道的羌民当向导。


 然而从武州出发,经岷州故地西进洮州,不过五百多里地,他们足足走了一个多月。


 “契丹人‏‎‏‎‏​‎‏‎​‏‏‎‎‏‏的牧群在哪里?”徐灌山疑惑不解的问道。


 野狼渡乃是岷山西北纵横近百里的大草滩,气候温润、牧草丰茂。


 契丹残部撤到洮州,倘若没有到别的地方去,那野狼渡应该是契丹残部的主要牧区。


 然而他们此时举目所望,并没有在野狼渡大草滩之上看到大片的牛马牧群。


 张雄山心里也很困惑,但前出的侦察哨骑还没有返回,很多情况都不了解。


 现在赤扈人的骑兵已经大规模进入天水以及西边的河州地区,他们也不敢再贸然西进,只能在野狼渡的边缘山谷里先扎下营来。


 直到黄昏,先行出发抵达洮州的数骑斥侯,领着一队骑兵回到营地。


 “邬散荣,萧帅率领族人都撤到哪里去了,怎么野狼渡里都看不到你们的牧群?”张雄山看到赶来接应的契丹骑兵将领乃是邬散荣,疑惑的问道。


 “赤扈人已经占据河州南部的大夏河谷,岷山以北的草滩谷地已经不够安全,我们的人马已经转移到岷山与西倾山之间的洮源地区,前段时间刚跟吐蕃朵思麻部打了一场恶仗!”邬散荣回想前段时间刚打的那场恶仗,恶狠狠的朝草滩上啐了一口唾沫,说道。


 “党项人在和南的残部,没有发挥什么作用啊!”张雄山蹙着眉头,感慨道。


 大夏河上游河谷,位于洮州以西的西倾山谷地之中,自古以来隶属于河州。


 理论上此时应该是党项南撤残部的踞守之地,这样就能与契丹残部将赤扈人的兵锋挡在西倾山、岷山以北,获得喘息之机。


 现在大夏河上游河谷,都沦陷了,不仅意味着党项南撤残部遭受新的挫败,同时赤扈骑兵也可以从西面威胁到岷山北麓经洮河上游河谷南下的通道。


 萧林石被迫提前率领契丹残部从岷山北部撤到岷山西麓的洮源地区去,说到底还是不想在洮河上游河谷通道被赤扈骑兵切断后,被迫与高峻阳高家所主导的西秦路捆绑在一起。


 “你们这次带来的货物不少啊?”


 邬散荣看到山谷里的营地规模,眼睛发亮的问道。


 “使君担忧以后联络不便,这次特意吩咐我们多携带些物资过来!”张雄山说道。


 赤扈骑兵已经进入大夏河的上游河谷,野狼渡这边已经不再安全,徐灌山他们连夜拔营,在邬散荣所率骑兵的掩护下,直接穿越野狼渡,然后贴着岷山西北麓的谷地,前往洮源地区。


 张雄山他们在西倾山东麓山谷里的一座吐蕃坞砦,见到萧林石、萧燕菡、石海、撒鲁合等人。


 张雄山先给萧林石等人介绍这一年多来建继帝驾崩、招抚荆湖贼军以及设立京襄制置司的情况,继而将徐怀的密函交到萧林石手里,说道:


 “使君早已经认识到赤扈人在初步整合党项人的降附兵马后,兵锋将臻至极盛,秦州、岐州以及东川路在秦岭北部的蓝田、子午峪等地都很难固守,短时间内只能借助秦岭深处的深壑险岭阻断敌军南下川蜀的兵锋,接下来京襄极可能会在汝颍再次迎‏‎‏‎‏​‎‏‎​‏‏‎‎‏‏来一场规模巨大的会战。当然,使君对在汝颍再次阻断敌军南下,很有信心,但关键还是二次汝颍会战之后,赤扈人会做何等的战略选择——这也是使君此次着雄山再度来见萧帅的关键!”


 “青唐、黑石、黑水等地皆已陷落赤扈之手,早就四分五裂的吐蕃、西羌诸部以及党项残族,已经没有谁能稍挡赤扈铁骑的刀锋了,”石海蹙着皱纹深重的眉头,问道,“全面征服大越应该是赤扈人当下最为核心的目标了,而我们也被迫与西秦路拉开很遥远的距离了,实在不清楚徐侯接下来抵御赤扈人南下,跟我们还能有什么瓜葛……”


 萧燕菡、撒鲁合以及邬散荣等人都感到很大的困惑。


 他们此时撤到洮源地区,与高峻阳所部西秦兵马重点驻守的武州,差不多隔着整条岷山,甚至他们还在考虑要不要继续往西南藏区山地撤退,进一步拉开与赤扈人的距离。


 这也意味着他们将越来越远离大越与赤扈人的战场。


 理论上来说,徐怀以京襄为根基抵御赤扈人南下,已经跟契丹残部没有太大的关系了。


 他们不理解徐怀为何再次派遣张雄山这么重要的人物赶到洮源来跟他们接触,也不清楚张雄山此来,要商议出什么来。


 “徐侯是以为赤扈人再次受挫于汝颍后,有可能会从洮源南下进攻大理国?”萧林石没有急着撤开密函,问张雄山。


 “怎么可能?”石海坐在萧林石的下首,第一念头就是否认这种可能的存在,说道,“从洮源南下,要迂回数千里才能进入大理国境内,而一路皆是雪山冰川——如此艰苦卓绝的行军,十万人马南下,哪怕沿途都没有什么抵抗,最终都未必有半数人马能成功杀入大理国境内。赤扈人付出那么大的代价,都未必能成功在大越的西南方向开辟出一个新的战场来,还真不如老老实实的在秦岭、淮河沿线等待时机。现在大越朝野对京襄猜忌极深,赤扈人将来不可能找不到好的机会的……”  

(https://www.biquyuedu.com/novel/4fm5f.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yuedu.com。笔趣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