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阅读 > 神荒笈 > 第十八章:我才是凶手

第十八章:我才是凶手


 “当然不能,以你现在的身体,还承受不了山海神书的威力。”


 “是吗?”


 邪渊对少年的不信任还是很强的,并不认为是自己的能力不够,打心底里觉得少年是一个吝啬之人。


 “你放心,我会满足你对力量的渴望。”为表诚意,又为了防止邪渊后悔,少年不由分说,直接将不死秘法灌入邪渊的体内。


 自己连反对的权力都没有,邪渊愕然看着少年,道:“本尊不能拒绝吗?”


 “不能,你也不会拒绝。”


 “你好像很了解本尊?”


 “我乃万物之首,对你依然是了解的。”


 将不死秘法完全灌入邪渊的体内,少年不多停留,空间法阵旋即展开,待少年走入法阵,隔绝整座天空城的结界也跟着消失。


 “来匆匆,去匆匆,真把本尊当成你的下人了......”


 嘴上十分不悦,但邪渊的身体还是十分诚实。


 打开窥镜先观察尼罗国此刻的现状,还好情况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虽然没有国君的存在,但尼罗国的乱象,幸好被几位主要大臣稳定了下来。


 再次扭转窥镜,洛尘等人护送冷殊衍昼夜奔驰赶回上沙城,整个尼罗国王室眼下只剩一位盲眼殿下,邪渊只能连连摇头,道:“你撑得起来吗?”


 西海岛国。


 覃轻辞率领众人深入岛国腹地,因为还未到达主城,一路上并没有见到生还的百姓。


 可越往下走,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越发强烈,所有人浑身不自在,朝歌更是紧跟在覃轻辞的身旁。


 “你不觉得四周很有问题吗?”


 “这是我们的母国,能有什么问题?”


 明白覃轻辞又误解了自己的意思,朝歌解释道:“你不觉得四周太安静了吗?”.Ь


 “我们身处荒郊野岭之地,安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吗?”


 覃轻辞这个呆头呆脑的人还没有理解自己要说的意思,朝歌长叹一口气,耐着性子解释道:“我们走的这几日,除了我们的说话声,脚步声之外,连飞鸟走兽的声音都没有,你不觉得这很不正常吗?”


 经过朝歌这么直白的提醒,覃轻辞仔细一想,确实觉这有些反常,道:“难道是沉入海底太久的原因?”


 “我们快些赶往艾利斯城。”覃轻辞催促道。


 在荒郊野外看到的景象并不能代表一切,如果母国主城里的百姓全都不复存在,那后果真的很严重。


 “好,我们加快速度。”朝歌附和道。


 数日后。


 昼夜兼程到达港口,担心五殿下的身子承受不了连日的劳累,洛尘提出的休息一晚被冷殊衍断然拒绝。


 无奈之下,洛尘等人只能听从,象术驭风不分昼夜,又赶往上沙城。


 原本五日的路程花了两日便赶到,在上沙城城门口落地,洛尘言道:“殿下,我们到了。”


 终于回到了母国都城,这一刻冷殊衍反而不敢入城。


 在原地愣了许久,冷殊衍难以启口道:“洛阁主......你说我的父王母后,还有我姐......他们还活着吗?”


 不敢面对亲人的死亡,这种感觉洛尘深有体会,道:“殿下,有些事情我们早晚都要面对的,殿下不要担心,我们藏机阁会一直守在你的身边。”


 洛尘的鼓舞,使冷殊衍心中平复许多,冷殊衍扬起嘴角,心中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道:“我们入城吧。”


 守城的将士看到五殿下归来,浑浑噩噩数日的将士们蜂拥来到五殿下跟前,所有人一起跪在地上,恭迎五殿下的归来。


 他们对行如此大礼,加剧了冷殊衍心中的不安。


 “我的......父王,母后......”


 还没有等冷殊衍把话说完,守城的将士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悲痛。


 “殿下......您归来的太迟了......”


 守城将士的这番话,让冷殊衍的心彻底凉了下来。


 最坏的结果终究是逃避不过,冷殊衍已经预感到自己身上的担子将会变得有多沉重。


 自己绝对不能再让他们失去希望,冷殊衍在洛尘的搀扶下站稳身子,花了许久才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Ь


 “带我入宫......”


 “是......”


 冷殊衍在城中的百姓心中有着非常高的威望,见他在外归来,街市上的百姓不约而同跪在地上。


 无声的下跪搭配着低声的啜泣,使得整座上沙城弥漫着一片压抑悲痛的气氛。


 街市两旁百姓的啜泣声被冷殊衍听在耳中,冷殊衍很想在这个时候痛哭一场。


 搀扶着冷殊衍的身子,感受到他在不住的颤抖,洛尘握紧他的臂膀,鼓舞道:“殿下,你现在是他们心中唯一的希望,你一定要撑住!”


 “我知道......”


 越往城中走聚集的百姓越多,更多的百姓哭泣着,呼喊着冷殊衍。


 内心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坚强轰然倒塌,冷殊衍双膝瘫软,没有力气支撑整个身子。


 洛尘挽着冷殊衍,把他撑起来,语气坚定道:“殿下......”


 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唯恐自己坚持不下去,冷殊衍催促道:“快带我入宫......”


 入了宫城,宫中的奴婢,下人和臣子听到消息纷纷前来迎接。


 又是经历一阵悲痛的折磨,冷殊衍停下脚步,问道:“我父王,母后......真的......是吗?”


 “是......”


 一切尽在不言中,臣子知道五殿下问的是什么。


 勉强维持的坚强,在这一刻终于崩塌,冷殊衍瘫坐在地上几近哽咽,道:“你们可知发生了什么?”


 “臣也不知道......”


 大臣不在宫中,对整件事情不了解情有可原,冷殊衍而问向一旁的奴婢们。


 “奴婢也不知情,那日奴婢正伺候王后,不知怎么的,王后突然倒在地上没有了呼吸......”


 无视距离瞬间置人于死地,除了神君们有这个能力外,世间凡人都不可能办到。


 为了给哥哥一个警告,不惜杀害自己的至亲,冷殊衍深感自己的无能,道:“我太无能了,为什么我还活着......”.Ь


 见他又将所有的过错揽在自己身上,大臣跪在地上,不断磕头安抚道:“殿下这一切不是殿下所为,殿下莫要自责......”


 “可是这一切因我而起......哈哈......我才是凶手......”  

(https://www.biquyuedu.com/novel/N1aMZ4j3bW.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yuedu.com。笔趣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yuedu.com/